服饰修护专家的自白

Image

美国加州名媛Christine Suppes早前与摄影师Frederic Aranda合作出了本画册,其中收录了前者大量私藏的高级时装。收藏囊括了Christian Lacroix、Jean Paul Gaultier等多个品牌;既有四、五十年代的古董装,也有过去几季的最新款式。

“我的收藏都是放在真丝制成的收纳袋里,保存在恒温恒湿的特制衣橱中的,”Christine这样和我介绍着收藏高级时装的心得,“更重要的是,我有专门的服饰修护专家定期上门服务。无论是方便我平日里穿着,还是为了画册的拍摄,她的贡献都至关重要。”

Nadia Nedashkovskiy几年前曾帮助Christine修复了一条五十年代的Balenciaga礼服裙,就此开始了两人间的长期合作。这位俄罗斯女人早年在莫斯科军队里担任裁缝,常被军官的妻子们“借走”去做私活,得以大量接触高级定制。后期Nadia搬到了美国,正式从事起为私人客户的服饰收藏进行护理的工作,至今从业已超过二十年。

“对于服饰修护来说,多年的裁缝经验最重要,”Nadia讲道,“而且也要了解你的护理对象,特别是它们的层次结构。就拿面料来说:如果叠放不当,有些高级时装的表面很容易留下难以除去的折痕;有些面料又只能在特定的温度下保存。最后来说,除了要懂怎样修护已有的破坏,我们还应该了解服饰保养的窍门,提前预防潜在损伤的发生。”

“最具挑战性的,是我曾翻新过一条1920年代的,串满了珠饰的裙子。当时裙身因为年代久远,加上珠子重量的拉扯已经几近破碎,为此我不得不在不破坏原裙结构的基础上,为它再换层新的衬底。”Nadia回忆道。而当我问及她的工作和高级时装屋的售后服务有何区别时(不少高级定制品牌承诺为顾客提供终生养护保障),她回答道:“虽然时装屋有这样的承诺,但他们真正能做的还是有限。特别是像Christian Lacroix这种已经终止生意了的品牌,就更需要我们来承担起这些责任。”

当然,Nadia面对的是扮演着消费者角色的客户,一切修护手段更多是为了穿着而做。而更高级严苛的服饰护理,则还需要请教在博物馆工作的专业人士们。无论是准备一场时装展览,还是出版一本名录,背后都少不了这些服饰修护专家们的努力,来使得一件件高级时装即使历经百年,也一样光鲜可观。某种程度上来讲,他们是真真正正保存守护着时尚界物质遗产的一群人。

在纽约时装技术学院博物馆担任修护技师(conservation technologist)的Nicole Bloomfield最有资格对这一话题发言了。早前博物馆YouTube账号放出的一段视频,便展示了Nicole修护一件Paul Poiret外套的全过程:从广泛搜集原版外套的图像资料作为依据参考,到跑遍纽约只为寻找形状颜色最接近原装的纽扣,以及全部手工缝纫的操作,耗时耗力的付出只为了这件外套最终能完美地在展览中亮相。

“作为一名服饰修护人员,你需要‘身兼数职’。既要能从化学的角度分析研究清楚物件的损伤状况和处理方案,还要能将这些完整地汇总在平面报告上。当然出众的缝纫才能也必不可少。另外,很多修护专家还是学者型人才,出席研讨会、撰写学术论文等等更是常事。”Nicole这样解释道服饰修护人员的职责。

服装可能出现的损伤破坏多种多样,污渍、孔洞这些尚且还容易修复,最困难的要属些无法逆转的难题。比较常见的如染色剂对于面料的破坏。特别是在历史久远的丝质裙装中,服装染色中的成分会使丝绸变得越发脆弱,最终破裂;而一般上装的腋下,由于长期与人体多汗部位接触,也很容易发生类似的状况。这些难题尚且没有完满的解决方案。修复人员唯一能做的,就是采取尽可能周全的保护隔离措施,不让损伤进一步扩延。

同时,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服装学院的首席修复专家Sarah Scaturro还提到,一些塑料材质的服装看起来很坚固,实际上更难修护。“这些材质都十分不稳定,光线、氧气、湿度等等都会使它们发黄发粘,变得生硬易碎。你可以通过合适的储存方式来减缓它们受损老化的过程,但没有办法去阻止问题发生,”Sarah补充着,“一些近几年的设计也有这样的问题。设计师们爱使用复合型面料——即把不同种类的面料通过粘合剂等手段固定在一起,常常被拿来用于塑造看似轻便的廓形感。但这也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了很大挑战。不同面料老化的速度、程度不同,却又由于粘合在一起没办法逐一进行处理。”她开玩笑道:“所以我常说,我们的服装库藏就像是秒针不断跳动着的定时炸弹一样。”

好在,这些顶级的博物馆都有能力为自己的服饰类藏品提供较为理想的安置环境。例如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在2013年时,特意于伦敦肯辛顿西区建立起专门用于储存和修护服饰类藏品的“The Clothworkers’ Centre”。扩大的占地面积和升级的装备设施更方便博物馆从业者们对藏品进行照顾。“我们所有的藏品都是存在杜邦Tyvek®纸样制成的储物袋中,或者用经除酸技术处理过的纸张包裹起来,严格隔绝光线和粉尘。”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服饰修复部(Textiles and Fashion Conservation)的主管Joanne Hackett ACR介绍着。而合理的储藏温度大约是在18到21摄氏度之间,湿度约为45%到55%。谈到此话题,几位修护专家也为大众日常衣橱的保养提供了些建议:不要把大量衣服堆积在狭小空间里;多多使用有垫肩的衣挂;以及一定要注意防止光线直射。

至于实际的修护,通常情况是先细致检查服饰的里里外外,撰写详尽的报告书,再依据具体的情况提出解决方案。这其中很重要的一点,便是要随时随地忠于服饰原貌,不可以擅自随意修改。“这就是修护(conservation)和翻新(restoration)之间的差别,”Nicole解释说,“比方来讲,如果一件裙子少了条袖子,我不可以为其做一条完全一样的新袖子,而是应该用近似的廓形和略有不同的颜色来创作。我们的目标不是要把缺失的部分填补上,而是要让裙子在展出时能够稳定住,从而减少更多损伤。观众们也应该一眼就发现裙子的本体和新添加部分间的区别。”

换言之,修护人员对服饰做的处理都应当是“可逆”的,一切都是在为服饰原本的面貌服务。但毕竟很多当年的制衣技术和材质都已随着时间流逝慢慢消失,怎样精准还原便成为了挑战。就好比,同种面料在不同时期的形态也不尽一样:早年间的羊毛制品比起现在要更厚重一些;而丝织品则要轻薄得多。这就要靠专门的技术人员临时还原出近似替代品。

服饰修护人员对于服装类展览的策划过程也很重要。“我们负责协助策展人,帮助他了解哪些展品适合公开展出,展出时又该怎样进行陈列等等。或许有些展品的品相不太好,但对于整场展览非常关键,这就需要我们加班加点将其修复到最优状态,”Nicole讲道,“而且,通过长期近距离和服装接触,我们会变得了解它们就像了解自己的衣服一样。比方说,通过评估每件衣服的状况,我们会大致推想出当年衣服的主人过着怎样的生活。我最近正在修复一条十九世纪的工装裤。在将裤子里外翻过来确认所有的缝线都是手工完成之后,我便可以将裤子的诞生年份再向前推进四十年,直到缝纫机诞生前期的阶段。而这些背景信息对于策展人们来说都是相当关键。”

“没错,而且我们还常常依据展品的状况,向策展人提供布展建议,”Joanne补充道,“一件品相较脆弱的展品,可能只好平铺在玻璃箱里进行展出;而人形台的摆放姿态,比如走路或者双臂举起的样子,也都会对展品产生特别的影响。这就需要我们依据相应情况,在保证策展人和展览设计师的创意得以实现的同时,保护展品在未来依旧能持续适用。”

既然几位服饰修护专家常年同最具研究价值的服装设计打交道,自然而然她们对于如今各大品牌每一季的作品有着不一样的内行人看法。出乎意料的是,她们对于现代时装设计的兴趣并不太多。在几位看来,过去十几年里制衣的手法并没有出现太大的改变。一些新设备的诞生也只是加快了服装业的生产速率,没有对背后的创意过程起到太多影响。“当你得以近距离接触到那么多历史上不同时期的精美服饰,甚至能从里到外熟悉它们的结构层次,你就知道了:在服装界,几乎能做的都已经被人做过了。”Nicole坦白道。不过,几位修护专家还是给出了些会叫她们赞扬的当代时装品牌的名字:Valentino、Iris Van Herpen、Jean Paul Gaultier、Alexander McQueen、Ralph Rucci等,这些都是她们认为值得投资的时装屋。

虽然制衣手法没有太大的改变,但面料方面还是有些许突破。就好比Iris Van Herpen以及不久前Chanel在2015秋冬高级定制系列里呈现的3D打印制成的裙装和外套,比起其余同行们的作品,绝对是跑在时代之前。“这的确也为服饰修护注入了新内涵。尽管我的工作是为了防止服饰发生损坏,同时我也会协助负责收购藏品的同事,确保这些新设计背后的打印编程代码、原始用料等信息一并收集起来——哪怕很多设计师出于对泄密的担心不肯提供背景资料。虽然我们现在对于这类服饰的修复还没有明确的方案,但了解它们背后的生产过程,一定会帮助未来的修复人员们更好地去照顾这些服装史上重要的作品。”采访的最后,Sarah这样讲道。

备注:

  1. 文章早于2015年创作
  2. Nicole Bloomfield现已从纽约时装技术学院博物馆离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