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系列:Fashion East创始人Lulu Kennedy

Image

Lulu Kennedy于2000年创办的非盈利组织Fashion East,旨在为英国新生代时装设计师和品牌提供举办时装秀的费用支持,至今发掘过的多名设计师俨然成为了当代英国时装产业的中坚力量。

在我们正式开始采访前,我想先聊一下Sibling这个品牌。他们当年也是通过Fashion East发布自己的系列的,如今却是要停掉整个品牌的运作。你有和他们聊过这件事吗?

我当然对此感到特别失望,虽然这并不一定管我的事,我也不太清楚他们的商业运作具体是怎样的。但Sibling是有着很鲜明的形象和忠实追随者,并且自备工厂来做生产的品牌。对于他们这样经验十足的设计师们,就这样停掉品牌是非常可惜的事情。或许是因为举办时装秀的成本太高了。当初我们在和他们合作男装静态展示时,他们是可以请不起模特就用几个人形台来代替的。或许他们应该让生意规模先维持在初级的阶段。

几乎所有的人都很震惊。因为从过往几季来看,大家都是觉得他们发展得一帆风顺的样子。

也很可惜他们没有向外人申请援助。当然我不是说和我,因为我也不算是商业方面的专家。但行业里会有很多人给他们诸多建议和帮助的。这让我想起之前Louise Gray这个牌子倒闭时,我就一直在劝他们不要说停就停了。先暂停一季度,不要做那些昂贵的走秀,专注在产品上面,试图多吸引到些买手,多做些跨界合作来让生意正常运转。

一定有很多设计师跟你诉苦运营品牌的压力。

没错。对于一些设计师,我们是朋友,所以我可能会提早知道他们难以再撑下去的消息。但始终这都是很让人震惊的。但也有很多人本身就是厌倦了自己的生意不上不下,他们其实还蛮期待着终结了自己的品牌再去做其他的事情的。

跟十七年前相比,伦敦整体的环境对于年轻设计师创业来说是变好还是变坏了呢?

我没办法给出直接的答案。我只能说,当初我在成立Fashion East时,很少有英国的设计师会去巴黎那边卖货。全球范围内对这些设计师感兴趣的零售商们非常少。House of Jazz这样的品牌是少数中的少数。他们在美国有着不错的反响——这可能至今都是最难拿下的市场。但这不光是环境的关系,和品牌本身的努力也分不开:产品出众,有着良好的反响,公关也要不错等等。

但当时英国时装协会(British Fashion Council)不是已经有扶持设计师的NewGen项目了吗?

NewGen在当时的规模很小,一般只会赞助五个设计师左右。他们也更偏爱有了一些名气了的设计师,如Alexander McQueen,而不是刚毕业创业的新人。

当你起步做Fashion East时,合作的设计师都有谁?

Emma Cook,House of Jazz以及BLAAK。我和他们都是早前就认识了的。当年的Shoreditch地区非常的小,估计也就三家酒吧左右,很容易大家撞见彼此。所以最早的Fashion East很像是一个社区的活动。当然,我们也邀请了很多的行业专家来组成评审团。因为我本身并不是从时尚行业出身的,所以我需要更专业的媒体、买手们来帮助Fashion East一起扶植这些设计师。我不想让别人觉得Fashion East就是“Lulu和她在酒吧里认识的朋友们的小打小闹”。一些人后期也成为了设计师的导师,长期和后者们保持着合作联系。

你是怎样劝动Topshop来赞助Fashion East的?

实际上是他们主动接触我们的。某日我就接到了个电话,说他们一直在留意我们做的事,很感兴趣,也想参与到其中。听到这种话的感觉真的很好。当时正好是2002年,是我们成立的两年后。Topshop和我们的合作是很纯粹的,他们会赞助场地,为时装秀的举办买单等等。至于Fashion East的设计师要不要和他们有什么合作,完全是项目之外的事,不是强硬的规定。他们也只是在每个季度时装周时赞助,而不是全年时间。

设计师们可以从Fashion East项目里得到怎样的好处?

主要就是四千镑的经费。他们自己可以决定要怎么使用这笔钱——用来买面料,或者雇佣模特。另外就是我们会为他们的创作提供帮助引导。例如,Selfridges的买手Jack Cassidy会从每季度开始就和他们讨论整个创意想法,帮助他们制定合理的日程安排。在秀后,他还会继续为他们去巴黎showroom提供各种建议,例如定价策略等等。这样的导师制度是Fashion East里一大隐形的好处。另外就是我们会出资帮他们做时装秀。但我们不会干预设计师的创意设计环节。想法始终是设计师们自己的创意。我们最多是会说“需要砍掉几个造型避免整场秀节奏过缓”这种话。他们用创意构建出一个特别的展示手法,然后我们来帮助他们具体实现这些,从座位安排到公关,甚至是秀场照片、视频拍摄以及他们去巴黎的机票等都是由我们来支付。

Fashion East是从什么时候成为伦敦时装周上的固定官方项目的?

Topshop赞助了我们之后。

一开始大家对于你做的这件事反响如何?

非常支持。所有的专家评审们都是免费参与到其中的,媒体们也都给了很多很好的评价——这可能是因为大家也都想要扶持新兴设计师,不会对他们太过苛责。我最开始准备Fashion East第一场时,原以为这个活动只会存活一季,没想到却是一直坚持了下来。大家会觉得这样的一个项目是有必要的,毕竟NewGen这种对于刚毕业的学生来说实在太难了。

大家很感兴趣知道你是怎么选择每一季合作的设计师的?

没有明确的答案。这并不是个商业决定,完全是基于设计师的作品之上的。我们是个非盈利组织,因此也没有什么赚钱的想法。如果有设计师是寄居在朋友家地板上,也没有什么零售商或工厂,但他的想法非常有趣,我们便一定会考虑他。但如果硬要说的话,Fashion East可能是更多为刚刚起步,热爱时尚却又不知如何做这行的年轻人准备的。

每季度你会收到多少申请?

几百份吧。我们不会在媒体上大肆宣传要开始寻找新的设计师的消息,否则发过来的申请可能就要看不完了。另外不谦虚地讲,我想很多发来申请的设计师本身也是很了解我们是在做什么的人。而在收到申请后,我们自己会做第一轮初选,淘汰掉那些还没有准备好创业的人,之后再和其他的专家们不断开会挑选出最合适的三个人。所有的设计师每一季都需要重新递交申请——不管你之前有没有选上过,而每个品牌最多只能参与三季。

设计师的个性会不会对他的入选有帮助?

并不一定是个性,而是他们呈现自己的方式态度。你能很清楚地感受到他们是怎么理解自己的作品的,自然也能察觉得出他是否适合创办自己的品牌。很多人并没有十足的热忱和野心,那他们可能更适合去给别的品牌打工。我们也经常问设计师:“你确定你真的想要这么做吗?”我们不希望入选的设计师是还有着大笔学生贷款没还清的。因为不管你多么有才华,把衣服真正生产出来和销售出去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但也是有人想加入Fashion East只是为了让履历更好看些,方便未来求职用。这也就无所谓了。

你会不会觉得某些英国设计师太过于专注概念而非衣服本身?他们要怎么把热闹报道转化成实际销量?

的确。之前我们就遇到一个讲述自己想做新式极简主义的设计师。但他的衣服做工实在太差了,再配上极简主义就更容易让人看到毛病。至于怎样把话题转化成销量,这是个好问题,但我并没有明确答案。特别是在这个社交媒体盛行的时代。如果一张有自己设计的图片在Instagram上获得了成千上万个赞,这或许也是设计师们想要得到的。到头来还是看设计师们自己想要追求的是什么。

在社交媒体上已经有了厉害的存在感这件事会帮助设计师们入选Fashion East吗?

不一定。但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呈现自己的方式确实会对我们起到参考作用。

与其余支持年轻设计师的机构相比,Fashion East的优势是什么?

我们更加精挑细选。因为Fashion East并不为了盈利,所以我们只专注在设计上。有一些组织只是为了在时装周期间做尽可能多的秀,邀请尽可能多的观众。而我们只是想要邀请最重要的媒体和买手们。Fashion East的秀场上不会有明星或名流来抢镜博话题。所以这么说来,我们也不算是企业家类型的人。如果我们追求盈利,早就会把这些设计师们都签下来,让他们变得商业化,跟他们商量从最终利润里抽走百分之几作为酬劳了。

有哪些设计师给你留下的印象比较深?

像Marques ' Almeida。他们真的是个很典型的成功案例。我之前去看了圣马丁的毕业秀,当时Louise Wilson介绍了他们给我,是一对非常谦虚礼貌的男生女生。Marios Schwab也蛮特别的。我还记得他递交申请的材料是十分精心设计编辑过的——这也是我常会跟设计师们提的建议:不要把所有不知名杂志拍摄你的衣服的照片都放进来,选择几张最能凸显你的作品,质量最高的就好了。Charles Jeffrey同样也是。我很高兴他终于决定要做一个时装品牌,而不只是运营一个夜店厂牌了,否则他的才华就是全然被浪费掉了。Jonathan Anderson也是一样。起初他接手Loewe时我还在担心他会不会把自己的品牌就此停掉了,但他能完满地操控运营两个品牌,一年要按时推出那么多个时装系列,并且一直保持着热度的确很了不起。

至于那些参加了Fashion East,后期却没有发展很好的设计师呢?

这时常发生,特别是对于创业来说。没有人是可以一直平顺走下去的。要知道绝大部分新品牌最后是会失败的。有一些是发展不起来,有一些是日子久了走错了方向,还有一些是难以寻得投资来更进一步。这无关对错,只是现实。

你希望设计师们从Fashion East获取到什么?

我们的建议。所有人对于这些设计师们都是坦诚相待。即使后期他们离开了,也都是可以随时回来和我们交流谈心。

你会觉得Fashion East和其余的设计师扶持组织之间有某些竞争吗?

每个人做事都有他自己的目的。我们只要专注自己就好。当然,看到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站出来扶植年轻设计师,这总归是件好事。十几年前时做这些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那对Fashion East本身来说,你会对在未来持续发掘新设计师以赶得上之前的成绩感到有所压力吗?

我明白你说的意思。一旦你这场秀做得很成功,所有人都会万分期待你接下来会做些什么。在这过去的十七年里,我们有成功的、让人兴奋的展示,也有一些是较为平淡的。事情发展总是会有高低起伏。但我想对于设计创作来说,设计师们是可以按年代划分的。之前出现了比较成功的例子,他们的故事肯定会再激发后来的人们。

你会给当下的年轻设计师们提供哪些建议?

时刻留意业内动态;和专业人士请教商业运营的方法;如果支付得起的话,就再读一个设计类的硕士学位。

备注:

  1. 文章早于2017年创作
  2. 配图为Lulu Kennedy和曾参与过Fashion East展示的设计师Charles Jeffr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