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下的中国时尚产业

作为一名人类学家,我一直关注着时尚产业的全球复杂性,以及人们怎样通过时尚在国际间相互关联。2001年,当我第一次在中国实地考察研究中意合资企业时,我就对这里的时尚物质性与非物质性之间复杂关系感到震惊。时尚作为一种象征,当然与其他形式的文化实践一样因人们的需求而存在。但由于它在物质性和非物质性层面均有影响,因此设计师和时装品牌们不能仅关注于设计,更要对实际生产多加思考。2005年,在我为学术期刊《Fashion Theory》撰写的文章中,我便将焦点放在分析这一过程上,借以告诉中意合资企业,意大利不可能将服装生产从时尚制造这一概念中脱离开来。而这一时期(2002-2010)发生的一系列重要变化,也标志着中国正从一个声名狼藉的外包制造业世界工厂转变成为消费全球时尚类商品的重要市场。

从2002年,我第一次参观上海嘉里中心客人不多的豪华商场,到2008年,我参观了在上海当代艺术馆举办的Salvatore Ferragamo品牌展览,这仅仅才过去了六年。等到我在2010年完成研究项目时,中国早已可以向外界输出本土时尚创意设计了。而如今,Rizzoli出版社的新书《Guo Pei: Couture Beyond》则是把整本的篇幅献给这位来自中国的高级定制设计师。这是否意味着,在所谓的时尚游戏中,中国已经追赶上了西方?

我倒不会这么说。整个议题也远要比表面呈现的复杂。时尚是某种国家或民族符号和审美的表达形式,但与此同时,时尚又常会跨越国界,以美学的方式持续自由地与不同国家和民族的文化碰撞、融合。在中国,本土时尚风格本身就具备着复杂性和多样性,而时尚对于推进文化现代化做出的贡献,与此同时也构建起了人们表达自我的方式。最近的时尚视觉文化,则是在原本殖民影响下融合了全球化的新面貌,突破了传统以欧洲为中心的边界。因此,这不仅仅是将西方的中国观与中国对自身的观点简单结合,更是要承认本身存在着的,包括西方观点在内的构成中国时尚的各方意见。

2011年,学者Wessie Ling和我参加了一场由布莱顿大学东亚部门组织的设计史与设计学主题研讨会,旨在讨论怎样“建立全球/跨国性设计史学框架”。在那里,我们萌生了共同编辑一本关于现代中国时尚不同方面书籍的想法。我们对于描绘中国时尚在全球时尚背景下的独特身份,以及在全球化语境下的中国时装设计表现十分感兴趣,并且认为需要超越单纯的“异域风情”,认识到真实构成中国时尚的诸多方面。2013年,我们有机会在国际亚洲研究大会(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of Asian Studies)中做了一个专题讨论会。伴随着这次活动的举办,我们有幸收集到了如今书中呈现的诸篇文章。

《Fashion in Multiple Chinas: Chinese Styles in the Transglobal Landscape》这本书的策划是个复杂且漫长的过程,其中一个原因是该项目在主题和地理纬度方面具备的广泛性。实际上,最早我们向出版社I.B. Tauris提出的书名是《Making Fashion in Multiple Chinas》,但因为出版社觉得书名过长而改掉了。但“make”一词依旧有着重要含义。它既是指制造(manufacturing),也可意味生产(producing)。而且更重要的是,“make”一词也考虑到时尚的复杂性,好比它既是实物产品,也是概念想法。这本书从多个角度出发,以上个世纪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时尚发展作为典型理论案例,来研究当今时尚发展的规律和经验。

实际上,中国一直是研究时尚在新世界秩序之下冲突与经验的重要对象。它是制造着全球绝大多数时尚类商品的国家,其庞大的国内市场对品牌来说也是有着巨大的商业潜能。同时,它也在努力将创意表达纳进自己在市场改革后期的身份特征中,而时尚设计常是在这方面能率先赢得世界范围内认可的类别。中国的案例使我们有希望从研究全球时尚的陈旧套路中走出来。时尚全球化是一个异质的过程,在一个不稳定的等级体系中,形成了不同形式的国家主体性。也就是说,我们不想单纯把传统和现代、服装和时尚、东方和西方等概念对立起来,并采用简单的手段试图改变以欧洲为中心的时尚观。时尚的欧洲中心论或法国中心论已经被人类学家、服装史学家和时尚理论家们修正和批判。一方面,服装被定义为对身体进行的一系列修饰和补充,已经拓宽了人类学意义上的时尚概念;另一方面,根据历史资料和来自标志性地理区域的研究表明,早在十四和十五世纪,时尚就已经存在于欧洲之外的地区。服装的整体固定性不仅不存在——就像人类的一切文化现象一样——服装本身也是在不断变化着,关于它的概念也更被认为是意识形态的建构。

许多近期的研究分析了全球化对人们的着装、品味和习惯的影响,试图找出那些时尚传播的模式、恒定因素和特征,以追溯一张全球化的时尚路径图。时尚不能单纯地被简化为文化的帝国主义形式,也不仅仅是从西方到世界其他地方的商业品牌扩张。一些作者认为,从欧洲到世界其他地区的“时尚扩张”这一说法并不正确,因为它本身就是一种以种族为中心的表达方式,会进一步强化“时尚诞生于欧洲”的错误狭隘观念。因此,第一个需要质疑的问题不是关于欧洲和西方时尚的起源,而是应该将时尚与西方现代性联系起来,同时将其他国家的服饰与传统联系起来的思维逻辑。时尚的全球化按照不均衡的模式进行着,我们可以将其描述为“豹纹”模式。它的产生不一定符合近代的逻辑,更可能是因为欧洲与世界其他地区间在历史上的差异和不平等导致的。时尚会随着历史上经济、政治、社会的发展而发展。这就是为什么在我们这个以持续全球互动为标志的时代,有必要了解思想和贸易发展的方向,改变陈旧固化的观念。

我们相信,中国时尚是一个跨文化和跨地区的概念,正如我们在书中所说的那样,只有通过中国和西方之间的相互作用才能运作。西方已经重新定义了中国时尚,而这也成为了中国时尚形成的一部分。在这本书中,我们应用了三个相互关联的概念:共同信念、时间和空间。共同信念涉及西方和中国本身对中国时尚的矛盾观念;时间是关于当代中国时尚起源的争论及其与过去的关系;空间是有关中国创造的地理与文化多样性。而如个别的章节所示,每当讨论一个主题时,焦点也可以联系到其他主题。这自然凸显了议题的复杂性和相互关联程度。

我们非常享受创作这本书的过程,更为书中囊括了诸多来自历史学、经济学、人类学、时尚策展、社会学、媒体研究、文化历史等学科背景的杰出作者感到骄傲。全书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共有五个章节,专门介绍中国的时尚产业,从Antonia Finnane和Peidong Sun有关毛泽东时代同质性和统一性的论述,以及关于的确良面料讨论的案例,到Xin Gu的章节中提到了时尚是一个创造性经济体,是中国政府从“中国制造”转型为“中国创造”的有效途径。Jianhau Zhao则描述了时装业的结构、快销时尚、成衣制造和高级时装等。而Juanjuan Wu、Yue Hu、Lei Xu和Marilyn R. DeLong则特别考虑到时尚在中国的分布特点,提出本土化对于认知中国时尚的重要性。

第二部分共有五个章节,主要讨论中国其他方面的多重性,如习俗、审美,和更重要的“中国性”概念。这是中国所经历的各种历史、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轨迹后的必然结果。这部分的论文更多是探讨香港、台湾、澳门和新加坡,这些除中国大陆外,有着最多中国人口地区的情况。Wessie的章节便分析了中国大陆和香港之间的跨地区和跨文化的交流,以及香港作为中国建立全球时尚帝国试验点的作用。

中国与西方的关系是本书第三部分(两个章节)的主题。研究纽约时尚界华人侨民的Hazel Clark便强调,“在国外生活过一段时间且已有名气”的华裔设计师创造了一种新的世界性的表达方式。她准确地讨论了中国和西方对中国设计师的定义,以及中国设计师参与全球时尚体系所需的模糊世界主义态度。身份认同也是我撰写的有关设计师Romeo Gigli章节的主题,并延续了我早前对于中意关系的研究。意大利人不同于法国人:法国人在中国更多实施奢侈品集团战略,而意大利人主要以个体为单位在中国展开冒险。Gigli与他的妻子以及合作者Lara Aragno向我讲述了他作为一名意大利时装设计师,在中国经历的从过去的英属香港到中国内地的非凡故事。正如我在本章中强调的那样,Romeo Gigli可以被视为西方品牌在中国重生的一个例子,是中国给了他一个新的机会。但他的经历也表明,在时尚产业全球化的过程中,时尚本身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在他第一次到香港时,这座城市仍然在受其殖民历史的影响。Gigli作为一位意大利设计师,代表着西方对于时尚的诠释,那些憧憬着西方消费主义生活方式,来自一个完全不同世界的中国人对他感到既陌生又崇拜。而Gigli在中国经历的第二阶段,是他在一个完全融入品牌文化的中国时尚环境中实现了传奇的回归。在第三阶段中,Gigli将他的传奇历史交给了中国。这是保证中国时尚创造力的重要工具,也是他作为一名设计师扮演的角色。凭借自己的传统,Gigli才能够发挥相应的才能。某种程度上,这本书的结论是指向了“开放”,即中国没有完全向西方封闭,西方与中国间的双向交流互动模式,超越了研究非西方时尚时常被应用的单纯东方主义、外来主义、新殖民主义或中心与外围模型。

这本书的封面也十分有趣。要感谢在中国的意大利摄影师Daniele Mattioli慷慨大方地让我们从他精彩的过往作品档案中选择了一张照片:照片里是前意大利小姐Maddalena Corvaglia,与一个典型中国环境中的毛泽东时期女兵形象雕塑并排在一起,背景是灰红色的砖墙。意大利模特身上戴着没有红色五星的绿色帽子,穿着皮夹克、迷彩裤和高跟靴子。在这里,东方和西方被转化为拟人形象:一个固定的“中国女兵”代表着尘封不动的过去;而一位西方的选美选手则代表着某种刻板形象。她们亦真亦假,正如全球化背景下的时尚一样。

备注:

  1. 文章由ExhibitingFashion委任博洛尼亚大学副教授Simona Segre Reinach为“New China Chic: A Fusion of East And West 东西文化交流下的当代中国时装”展览特别创作

微信公众号:ExhibitingFashion

Subscribe to ExhibitingFashion

你可以通过 RSS 订阅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