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系列:时尚拍卖师Kerry Taylor

Kerry Taylor和她创办的Kerry Taylor Auctions作为全球范围内唯一一家专注服饰拍卖的机构,一直都是各大博物馆、时装屋和时装藏家们用来寻找设计珍品的秘密武器。

你最初是在苏富比拍卖行开始的自己的事业。能和我们介绍下你是怎样入行的吗?

我在十九岁时加入了苏富比拍卖行。我本来是想去艺术设计类学校主修时尚课程的,却阴差阳错地被分配到了自己不是很喜欢的美术专业。所以我干脆休学,跑到苏富比做起了前台接待员。当时我为了留住这份工作,几乎是自愿在所有部门里帮忙做事,连午餐时间都是在自学打字。后来行里把我调去了银器部门,这我才慢慢成为一名正式的拍卖师。但我对时尚的兴趣一直未减。所以当苏富比收到一批镶珠的裙装时,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任务自然就落到了我的身上。后来我在苏富比成立了纺织服饰部门,并成为了主管,专注时尚拍卖。我还记得1985年的第一场时尚拍卖会,拍出的一件十八世纪丝绒西装便是创下了一万八千镑的记录。我在苏富比工作了二十三年,直到他们决定调整部门结构,取消了纺织服饰部——拍卖行里最赚钱的还是当代艺术和珠宝,其他的小部门难以带来非凡的利润。所以我决定离开苏富比,成立我自己的,专注时尚拍卖的拍卖行。

你是全球第一个这么做的拍卖师。

没错。起初我没有场地,很多拍卖还都是在苏富比的楼里完成的。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会轻松很多,因为日后再有人和他们联系要求举办时尚拍卖,他们便可以把当事人直接推荐给我。再后来我有了资金,便在伦敦南部Bermondsey区买下了这个库房作为工作室,平日里用来寄放准备拍卖的衣服,特定日期时举办预览以及拍卖会等。

所以人们从一开始就对从拍卖会上购买服装持开放态度的?

因为在英国或者欧洲其他国家,我们一直有着购置穿着旧衣服的“古着文化”。我还记得七十年代初期,电影版《了不起的盖茨比》推出时,二手衣店铺里的二十年代着装都卖疯了。当然,对于一些设计师的衣服来说,它们永远不会过时。Balenciaga的设计单独放在人台上,那就是精妙的雕塑一般。

但拍卖会上出售的衣服似乎是更具收藏价值。

也不一定。很多客户只是单纯想要买件独一无二的漂亮衣服穿。如果你去二手衣店,它们的售价里包括了房租、运营成本、员工薪水等,价格真不一定有从我这里直接买来的合适。要知道很多二手衣卖家都是从我这里进货的。但拍卖行的一个好处是,我们有很多极其珍贵难寻的经典设计,深受时装屋、博物馆和富有的私人藏家们的追捧。特别是现在很多时装屋都在着手建立各自的档案收藏,用来为日后设计提供参考灵感,和保存自家的历史遗产。

他们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决心建立自己的档案馆藏的?我知道很多时装屋过去常是把所有档案随手丢掉的。

没错。Chanel的档案便被创始人在自己去世时刻意毁掉了一部分。但有很多人是一开始就有这样的意识的。Lanvin、Yves Saint Laurent的档案都很完整。Alexander McQueen的档案馆藏有很多衣服,但并不是很清晰地细分着。大概是等到2011年,品牌和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合作策展时,他们才抽出时间好好整理了一遍自己的档案。当他们也并没有很积极地为再为档案购入新衣服。我觉得一旦首席设计师去世了,品牌的档案就会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了。

时装屋的人会和你提出某种特别要求吗?例如指定要买某季的某一件。

有时会这样。他们追求的常常是最早期的作品。现在很多品牌的档案都很完整了。Balenciaga、Dior的档案都很棒。Chanel的也不错,就像是一个戒备森严的黑白监狱一样。

你可以为他们预留某件衣服吗?

不可以。所有人都必须现场或在线叫价购买。因为你也不知道一件衣服最后的成交价为多少。但如果委托我拍卖衣服的人想要尽快脱手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但大多情况下,拍卖是唯一选择。毕竟价格从八百镑飙升到一万镑的事也时常发生。

最终交易价会不会时常让你惊诧?

一些交易我可以理解。毕竟衣服本身的确是足够精美。我去年的一场拍卖会卖出了一件Balenciaga六十年代末推出的婚纱,结果交易价是全球古着Balenciaga交易的最高纪录。但我一点也不惊讶,因为衣服的价值真的是明摆在外边的。但也有一些看似普通的衣服,却是拍出让我都难以置信的价格。我卖出过一件1936年的男士马海毛外套,衣服已经有点破旧了,也不是设计师服装。它的起价是二、三百镑,结果最后是以一万八千镑的价格卖出的,就是因为有两个特别固执的私人藏家在不断叫价!一些买家是线上拍卖的,当时你都能通过摄像头看到很多人在自家客厅里又叫又跳,因为谁都不相信这一件外套会卖出这么多钱!

博物馆们一般会买哪些?

美国、英国和比利时的博物馆一向很积极。中国的博物馆偶尔会参与拍卖。我预测接下来的十年里,中国将出现更多专业性的时尚博物馆,因为那里的时尚产业在不断发展,因此带动对可供学习研究的服饰馆藏的需求。因此等到那时,中国博物馆们将成为拍卖会上的中坚力量。日本博物馆在过去几年来倒是很安静。但那里的个体顾客常会对某些特定品牌十分痴迷。我记得几年前日本发生那场灾难性地震海啸时,一个城市一片狼藉,一艘游轮甚至最后架在了城里的楼宇之间。结果即使是那样,也还有人在线上为Vivienne Westwood的设计叫价。这可是在日本非常受追捧的品牌之一。

每次拍卖会上的衣服是你从哪里收来的?

世界各地。如果我听说哪里有着什么私人收藏等着出售,我会毫不犹豫地直接赶到当地。当然,我不能把我遇到的一切都放进拍卖里。如果一些衣服实在无趣,我会直接拒绝主人们。这不一定只是指衣服的工艺。我卖过很多六十年代流行的纸裙。它们不算是最华丽的设计或质量非凡,但它代表了一段时间的风尚,以及背后有波普艺术等风格意义所在。我也遇到过一些高级定制服,的确工艺非凡,极尽华丽,但衣服主人的身材较为丰腴,所以我还是没有打算来卖它们。

一场拍卖会通常要卖掉多少件?

差不多一千件。对于一些普通一点的衣服,我们是几件一起打包出售的。另外我们每年会举办两场名为“Passion for Fashion”的拍卖会,出售的绝对都是精品中的精品,所以只有三百多件。一般来说,我们每年有四场拍卖会。如果有收藏丰富的卖家突然联系到我们,那我可能会加办一到两场拍卖。

拍品的出身信息对你来说重要吗?

大部分的衣服是来自普通人的。如果衣服有哪些有趣的主人,我一定会把它标出来。年底的拍卖会上我们会卖两条Diana王妃的裙子,所以我们就要确认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场合穿了这些衣服。如果能找到一张她穿着这些衣服,和Charles王子的合照,那它们肯定会拍出更高价钱。

这让我想起很多拍卖行不会做时装拍卖,但他们会做名人衣橱拍卖。

我们尽可能囊括这两者。我们会关注一些名流或时尚偶像,也会关注服装的设计。我有卖出过一件Ava Gardner的,1962年Balenciaga的象牙白礼服裙,最终交易价为一万一千英镑。在我看来这是Balenciaga的功劳,并不是Ava本身的号召力。而Diana王妃的衣服,本身的时髦性其实有限,是她本人的名气在推动着衣服的吸引力。

哪些名字是可以推动拍卖价格的?

Marilyn Monroe的力量最大,接着是Audrey Hepburn、Elizabeth Taylor和Grace Kelly。特别是那些好莱坞的,难以触及的银幕女神人物。而且一般是当事人的生平越悲惨,其衣服越能够卖出高价。当代的话,Lady Gaga和Kate Moss有着非凡的影响力。至于设计师方面,Charles Frederic Worth、Madeleine Vionnet、Paul Poiret、Christian Dior、Cristóbal Balenciaga等都是受到追捧的名字。

你会担心再过几年,市面上找不到那么多值得出售的衣服了吗?

当代时尚我不担心,因为如今时尚产业已然全球化,供应远远大于需求。但我常打交道的十九世纪晚期和二十世纪设计师作品,这些可是与日俱来变得稀少的。但这也时常要靠运气。上周我接到一个说她想卖掉自己Elsa Schiaparelli夹克的女士的电话;结果前几天时,另一个人给我发了封邮件,附着的照片居然是另一件完全一样的Schiaparelli!你永远不知道你在哪里会找到有趣的收藏。

有哪些拍卖是让你印象深刻的吗?

Audrey Hepburn的着装拍卖。那是远在名人衣橱拍卖变得流行之前,所以那场拍卖会的交易价格还是很多人可以承受得住的。比利时Lilian公主的衣橱拍卖也是。她有着无比惊人的高级定制收藏,包括了从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的精品Dior和Yves Saint Laurent定制服,以及各种华丽配饰。Lilian当年雇了专门的女仆来负责照料这些衣服。我还记得当时拍卖会时,女仆因为人们的叫价而一直痛哭流涕。

一般来说,为什么人们想要通过拍卖处理掉他们的衣服?

我称之为“4d”:离婚了(divorce);去世了(death);缺钱了(debt);瘦身成功了(diet)。

为什么很多人不愿意透露他们是从你这里买走的衣服?

如果你是古董衣卖家,从拍卖行花一万元买了件衣服,再在自己的店里以三万元的价格卖出,自然你不希望你的顾客知道这中间的差价。而像Hamish Bowles这样的私人藏家,他从来不在任何人面前提起我,是因为他担心自己会多了竞争对手。天知道我在红毯上已经看到多少条是最早从我这里卖出去的衣服了,但一般情况下,我们还是愿意扮演诸位秘密武器一般的角色。

备注:

  1. 文章早于2017年创作

Subscribe to ExhibitingFashion

你可以通过 RSS 订阅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