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装设计师陈序之的自白

今年年初的时候,我收到了来自意大利国家时装商会和奢侈品品牌Giorgio Armani发来的邮件,邀请我和自己创办了两年多的品牌XU ZHI一起去参加2017年秋冬季的米兰时装周,并提供Armani的御用场地给我们做秀。说实话,看到邮件那一刻自己自然是欣喜若狂,以及有种“团队的努力终于被人认可了”的感觉,但冷静下来,更多的是某种焦虑和不安:离时装秀举办日期只有五、六周的时间,这样临时加入工作室计划时间表里的安排能不能执行得顺利圆满?前往米兰展示,意味着要和更多更知名,方方面面也更加成熟的品牌放在一起比对,这对XU ZHI来说是好是坏?以及最重要的,XU ZHI的设计作品能否撑得起一场时装秀的形式,来供所有出了名严苛的买手和媒体们检验?

在这场秀发生之前,我已经推出了三季完整的春夏和秋冬时装系列,并在最后一次发布2017年春夏系列时第一次在英国伦敦举办了一场静态展示(presentation)。每次回国参加上海时装周,XU ZHI也都会通过举办一些手法别具一格的展示陈列和小规模走秀,来向一路陪伴着我们成长的国内买手和媒体介绍自己每次的新创作。但这些展示毕竟还是难和米兰时装周官方日程里的一场时装秀相比。前者还可以被当做是见见老朋友和认识新朋友,大家敞怀大笑的聚会活动;后者则真的让人不得不战战兢兢地打起精神,小心谨慎不敢犯一丝一毫的错。

早前做实习时,我曾问过男装设计师Craig Green是否还记得品牌的第一场正式时装发布会举办时,自己是个什么感受了。“很兴奋,但也是会紧张到难受,”他这么跟我说道,“不过好在朋友们会帮助你挺过这一关。今后你再做秀时,想得更多的就只是怎么把它做得完美,怎么把自己想要传达的信息让出席的人都感受到,而不是’哦,如果我不小心搞砸了怎么办?’”

当然,和这世界上所有正在打拼着的时装设计师一样,我当然希望XU ZHI有朝一日也可以成长成为那种固定在伦敦、米兰或巴黎时装周上举办时装秀的品牌,只是要完成这个目标,需要的是一步一步的谨慎规划,没有办法操之过急。另一个我渴望举办时装秀,而非其他展示形式的原因,是一场秀是最能体现设计师想要表达情绪节奏的手段——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观众们感受到的更多维立体的体验;服装穿在动态人体上呈现出的效果;以及同样信息量的情况下,十几分钟的走秀比长达几小时的静态展示更能让人快速吸收到这些等等:这些都是时装秀难以被其他形式替代的优点。 观众们注意到这一季的服装用到了哪些新工艺,有怎样的配色和图案,或者能兴奋地讨论起自己想要购买哪些款式这样当然是好;但如果他们也能感受到我最想要表现的情绪,能够体会在服装之下暗涌着的感情波动,并与之发生共鸣,那对我来说才是真正的没有浪费一滴心血。

当然,时隔半年后再来看这场我的人生里第一场属于自己的时装秀,还是能找到一些做得不完美的地方。但尽管自诩是个对于工作和事业都十分严苛的人,对这次的经历,我却是真的一点都没有遗憾的感觉。完美自然是好的,但是因为有了一点点不完美,反而更能衬托出前边那些已经圆满了的好。更何况我和团队都清楚自己为了品牌的第一次经历和付出了什么:团队中的每一个人都是这样,甚至还有额外来帮衬的朋友因为太专心帮助我们来做手工刺绣的工作,差一点错过了自己学校课业的交作业日期;也有远在国内的朋友不管时差地边守时看完时装秀的直播,边不断地刷新网络页面搜集关于XU ZHI时装秀的最新新闻报道和博客提及等等。他们是这次宝贵经历的重要组成部分。有了这样的陪伴和支持,结果是否是一尘不染般的完美,有时甚至都不是最重要的焦点了。

另外一方面来说,我天生也是自然喜欢有点破绽,有点差错的结果。这无关敬业与否,只是单纯在描述一种让我能认同的生活常态。时尚界有很多形象光鲜亮丽的例子,让消费者们能在其中找到现实里难以企及的缥缈梦幻。这当然无可厚非。但我更渴望的,是更接近现实的人性,以及用我的设计来为这样的现实做一种补充。我常常说在为XU ZHI设计时,脑海中浮现的女性形象也是充满矛盾和对比的,特别是她的性格特质方面。她是脆弱的,在生活中会有无助到流泪不止、手足无措的时候;但同样她会有坚强的一面,能在其他人都后退的时候笃定地站在前线。是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品性融合在一起,才让这个人最显得迷人,呈现出最得体、最让人舒服的一个状态。而这种状态的达成,是通过对自己脆弱的自知实现的。当然,生活中并不会只有这两种情绪。其余的一些,例如乐观和现实、兴奋和冷静、激情和淡定、激昂和消极等等,都让我能感受到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是有血有肉、心脉跳动着的存在。而这已经不单纯只是平面化的,简单视觉层面的美的感受,是我觉得自己有必要来做些什么好庆祝这种活着印记的感情驱动。

Ragnar Kjartansson去年在伦敦巴比肯艺术中心的个人作品展后来被我拿来作为2017年秋冬系列的主要灵感来源,它表现出的就是这样一种状态:装置视频里的人物们散布在一栋房子中的不同房间里,各自演奏着某种乐器低声吟唱,几个放映屏幕不断切换着场景,构成一首简单的合奏。但观众们知道,这些人是各自独立着的,甚至有可能是完全不知道其他人的存在的。看似团聚的背后是各自分散的孤独。但也可以反过来说,我们每个人行走在世间是唯一的个体,但因为种种原因可以和彼此间产生联系。这样交织而成的网络给了每个人拥抱和慰藉。这可能只是是我自己的理解,但显然艺术家是有捕捉到某种人间常态,才让观众能感同身受。

另一个最近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夏天时和团队去意大利威尼斯双年展采风,看到一个在室内建造的,被刻意做成漏水房子的艺术装置:瓢泼的雨水从天而降,浸透了整个屋子的里里外外,里面的家居陈列也都逐渐被破坏甚至发了霉菌。我当时难受得只希望这一切马上停止,面对这种刻意的破坏自己有种难以言喻的无力感。而回到伦敦时再想起这些画面,心情是舒畅了很多:与其说这是种破坏,其实雨水反倒更像是常态;而霉菌在这样困难的环境中是正常肆意生长,它没有因为我作为一名观众的无力感而改变过什么,而是有着自己独立的路数和轨迹。我能做的只是退后一步去观察,去欣赏。这其实和我平日的设计工作也是一样的,都是基于对周遭的观察之上。对方有对方的行事逻辑,我有我的情绪感受,有时这两者间会有所共鸣,但更多时候我们是各自行事。我的解读和感受可能并非是激发了我的人或事物的本质用意,但我相信自己为此做出的回应和诠释,一定也能再去打动对方以及其他的人。

我承认自己是个非常感性的人。如今来看,这可能是自己身上最大的优势。特别是对于一个设计师而言,无论是设计服装,还是设计任何其余类别产品,能够让自己的作品是一种人生体悟和感情宣泄,哪怕是没有交代背景故事,受众在接触时都能察觉到一种隐晦的暗语和平静背后的起伏。对我而言,这才是优秀设计的定义。它应该永远是为了人而创作的。而只有随时捕捉到人们各样的微妙情绪,你才能够深刻地理解和体会每个人最需求的是什么,以及我能用自己的设计给予他们什么。

Raf Simons可能是我见过最会表达情绪的时装设计师。比方说,可能很多人对他为Jil Sander设计的最后一个系列印象深刻的是Raf谢幕时哭得泪流满面。那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有感染力的画面,但对于那场秀,还有另外的细节是让我难忘的:有几件双面绒材质的大衣是没有多余的纽扣或拉链的,模特只靠着一只手紧紧攥着领口来让大衣合拢。就是这样的姿态,这种和衣服既有关系,却又好像没什么联系的细节让我始终忘不了。Raf捕捉到的就是一种情绪,而不单纯是简单的造型。或者说,这不仅仅是讨论穿什么样的衣服,还有怎么来穿的问题。以往接受媒体采访时,大家很喜欢问我每一个系列是在设计怎样的女性形象。后来我仔细想了想,与其说是形象,倒不如说是状态,是在不同阶段女性们表现出的情绪和需求,是一种流动着的概念,而非固化了的结论。我也不喜欢时装设计师扮演指点江山一样的角色,强硬地告诉别人一定要穿自己设计的衣服。我和客人的关系是相互的。我提供了设计让他们来选择,那他们如何挑选,如何打扮,怎样在生活中利用我的设计,本身也是对我设计的一个补充。我从他们身上学到的人生体验感悟,和与团队们在工作室里潜心钻研各种制衣技术,是完全不相上下,甚至有时会超过品牌一方独自在一边揣摩。

能感动到我,让我有新的动力去创作的女性很多,特别在我身边就有无数这样的人。陪我一起来做这个品牌的事业搭档中有个高高瘦瘦的女生,是从工作室创立最初就一直在我身边的。她身上就有种迷人的混合特质:有时她会很幽默,说自己唯一一次感觉不那么像个“巨人”的时候是在LVMH Prize比赛现场见到模特Karlie Kloss;有时她很脆弱,像个小女孩一样要人安慰,晚上需要抱着泰迪熊入睡的那种。但更多时候她展现出的是会惊到我的坚韧。初夏的时候她跟我一起回了次上海,经历了十几小时飞行旅程后几乎是不加休息,马不停蹄地直接奔去国内的工厂开始工作,甚至在接下来我需要去外地出差的日子里,自己一个人身处在个不甚熟悉的城市,又不懂当地语言,依旧能每天坐一个多小时的车到郊区和我们的工厂讨论工作。她知道自己身上的一些软肋,但是能用更强大的人格力量来包裹住这些,不受阻碍地持续创造着更多艺术价值。没有什么比这些是更让我惊叹的了。

XU ZHI才诞生了两年。很多内容和信息需要品牌在接下来的时日慢慢地向观众们展现。并且,可能目前更多熟悉我们的人,是因为对XU ZHI的签名式编绳和流苏设计有着深刻印象。这点我自然也是感激。但我们的目标,是在呈现依旧卓越上等手工艺的同时,带给大家更多代表着XU ZHI精神的美学体验,以及更鲜明的女性形貌,一种像Isabelle Huppert、Charlotte Gainsbourg、周迅、春夏等这些女人和女孩们的样子。她们不是完美,但也不需要完美。她们最可贵的一点是自知,是清楚了解自己生活中的每个状态细节,并勇于去拥抱接受,并用强大的人格魅力来展现出无论是专业还是私人领域里洒脱轻松,又富有力量的方方面面。她们的生命里写满了自由,让人不得不倾心歌颂。

五月末时我回到上海,在一条幽静街道的巷子里找了一间老洋房来做XU ZHI在国内的新工作室。伦敦工作室依旧会把持着对创意和设计的首要掌控,但上海的这件房子更像是一个展厅,来对外展示XU ZHI构建的世界是什么样子。除了样衣外,这里还堆积着了我爱的书籍、艺术手工和摄影作品。更多空间要等我接下来慢慢填满。这和XU ZHI品牌本身一样,需要随时间流逝一点一滴地用心完善。但为了追求更永恒长久的价值,我愿意耐心等待让最好的结果在未来到来。

备注: 1. 文章早于2017年创作 2. 文章创作期间,作者曾在XU ZHI任职 3. 配图由作者委任驻伦敦摄影师Ryan Skelton特别创作

微信公众号:ExhibitingFashion

Subscribe to ExhibitingFashion

你可以通过 RSS 订阅更新。